www.517888.com > 都市田园信息页 > 都市田园章节目录
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一九八章 (完)

    第一九八章

    等渐渐消了气,苏念贞才后知后觉地留意到刚刚怒极之下不小心忽略的一个线索——那女人说她前夫早逝。小说し

    如果那女人说得不全是假话,那就意味着……

    苏念贞狠狠摇头,想要把脑中突然冒出来的“无聊”想法甩开。生她养她的,从来只有母亲,其他的不过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而已!

    只是,不知道为什么,隐约猜到某个事实后,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控制自己,如同不小心踏入陷阱的困兽,焦躁地在屋子里踱来踱去,还无意识做出了很多类似揪头发咬指甲的小动作,没一会儿就将自己弄成了不修边幅的疯子。

    “阿贞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声响后猛然间看到推门而入的闻润,苏念贞脑袋一空,没有做多余的思考,已经大哭着向他扑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,甚至忘记了自己到底在哭什么,眼泪像是倾泻而出的洪水,怎么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嗓子哭哑了,眼睛哭肿了,眼泪鼻涕蹭得闻润的肩膀和胸口都湿了,苏念贞才渐渐打着嗝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清醒之后,意识到自己刚刚的鬼哭狼嚎,以及鼻涕横流的丑样,苏念贞窘迫得抬不起头来。更糟糕的是,大概哭得太久太投入,她,脱力了,此时整个人瘫在闻润怀里,全由他一只手托着腰臀,才不至于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苏念贞正眯着红肿干涩的核桃眼苦思冥想摆脱此时此刻窘境的方法,突然感觉身体一个悬空,被闻润整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更让她手足无措的是,闻润坐在了专属于她的宽敞皮椅上,而她。缩在他怀里,坐在他腿上!

    这姿势有点儿破耻度,最重要的是,自己此时丑到爆,这场景一点儿都不唯美浪漫!苏念贞顾不得什么尴尬不尴尬了,挣扎着要下去。

    “乖一点。”

    苏念贞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是中邪了,先是没有缘由的嚎啕大哭。现在闻润轻飘飘三个字一出口。自己竟像是被施了魔咒一样,乖乖缩在他怀里动不了了!

    真是邪了门儿了!

    大概人工智能提前通风报信,阿润什么都没问。就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苏念贞被他紧紧禁锢在怀里,安静地看着他十指翻飞地查证些什么。她想说自己一点都不在乎,让他不要忙活了。可话到嘴边,终究还是说不出口。大概。在内心深处,她还是想弄清楚一切。想要知道给予她生命的另一个人是谁吧。

    “他,应该是你的生父。”

    苏念贞怔怔地望着屏幕上有些模糊泛黄的照片,许久没出声。如出一辙的眉眼,任谁都能看出她跟照片中的人有血缘关系。再加上照片中站在“他”身边的女人。苏念贞一眼就认出了是母亲年轻时的模样。证据确凿,让她没有丝毫否认的余地。

    也许是刚刚尽情痛哭过一场的缘故吧,苏念贞看到“他”的死亡证明时。并没有太大的感觉,只是有些莫名的怅然。

    “此人名叫秦征。曾任xx处秘书长,九一年查出恶性肿瘤,未过两年,不治身亡,明面上没有儿女。逝后当年其妻杨蔓再嫁,不久娘家出事,渐渐没落,没过一年就与第二任丈夫离婚,之后再嫁,婚姻也没撑过两年,与第二任丈夫育有一女……”

    听说那人姓秦的时候,苏念贞心里已经基本确认了。她母亲的日记里从没写出过他的全名,可前期一直以“秦少”称呼他,到最后才简单以“他”代替。

    长得像,正好又姓秦,查出绝症时间跟母亲回村的时间基本吻合,世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儿?

    “可以查出来他跟我妈妈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?”苏念贞迟疑了片刻,最终还是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。无论如何,她有了解真相的权利。

    “事情太过久远,光靠网络肯定不行,给我点时间好吗,一定帮你调查清楚所有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念贞知道这事儿急不得,这么多年都等了,再等些时日又何妨?

    “别怕,你还有我。”闻润一手搂着她的腰,一手环着她的肩膀,将她紧紧圈在怀里,下巴轻靠在她的颈窝上,温声说。

    “嗯,”苏念贞不自在地扭了扭,不小心曾到闻润塌湿一片的胸口,忍不住大叫一声跳起来,说了声“脏死了,赶紧去换衣服”,就赤着脚啪嗒啪嗒跑走了。

    闻润被她出其不意倒打一耙的举动噎了下,嘀咕了句“还嫌我脏,也不知道这都是谁的鼻涕眼泪”,不过人都已经逃跑了,他还能怎么办?只能悻悻地回房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此时“没脸见人”的苏念贞已经躲到了空间。她怕闻润跟进来,不敢呆在自己房间,有些心慌意乱地去了院子里大黄它们经常嬉戏玩闹的地方。此时此刻,也许只有面对那些没心没肺,成天就知道傻乐的小动物们,她才能够得到心灵上的宁静吧。

    看到一脸谄媚相,亦步亦趋跟着智能机器人美女的小金,苏念贞忍不住笑出了声。这小家伙,活脱脱的小狗腿,说它“有奶便是娘”,当真一点都不冤枉它。自从来过这风景好,伙食好,还有专职保姆细心照顾的人间天堂,小金这个爱享受的家伙是越来越不喜欢出去了。有次苏念贞怕潘雪妮他们问起来不好交代,强行将它带了出去,若不是有花花压着,这小东西差点把她家给掀了!

    坐在如地毯般柔软的草地上,枕着毛茸茸的大黄,苏念贞望着湛蓝的天空发着呆。她不是傻子,当然知道闻润最近越来越出格的举动意味着什么。她不讨厌他的亲近,甚至不害臊地说,心里还有些喜欢。只是,她心里有个坎儿迈不过去,只能装聋作哑,能拖一天是一天。

    美好的爱情啊,哪有人不渴望?只是,勇敢的人专注于它甜蜜的果实,而怯懦者,却更执着于“未雨绸缪”。

    苏念贞承认,她是个怯懦的悲观主义者。她怕爱情的保质期太短,会让她用漫长的岁月一遍遍回忆曾经的美好;怕激情过后,归于平淡的生活会让昔日甜蜜的感情变淡,甚至渐渐消弭,最终形同陌路!

    手上湿濡的触感将神游天外的苏念贞拉回了神,她侧头望去,几只胖嘟嘟的小狗崽把她的手当成了战利品,正你争我夺地抢着舔咬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笑眯了眼,揉揉小家伙们毛茸茸的小脑袋,挠挠它们肥嘟嘟的小身子,不一会儿就淹没在了大大小小的萌物之中。

    闻润的效率很高,三天后,苏念贞就拿到了有关秦征的生平资料,厚厚的一大本,不知道怎么查的,连他小时候得过什么奖都一清二楚地罗列着。

    苏念贞对他如何优秀并不感兴趣,直接翻看她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针落可闻,时间一分分过去。闻润坐在苏念贞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,安静地看着她皱着眉头一页页翻动,看着她紧皱的眉头渐渐松了下来,最终,她的脸上露出悲伤又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阿润,”苏念贞一抬头就看到自己想要分享心事的人,正静静地望着她,好像无论她何时抬头,他都会在原地等待着。“原来,我的妈妈不是因为被人伤得太深而得的抑郁症,她是太想念他,想到思念成疾……”

    得知了事情的真相,自己以往的坚持像个笑话,可苏念贞依然欣喜,为母亲,也为自己,这让她有了去爱的勇气。

    还有一系列番外哦,敬请期待\(^o^)/(未完待续)

    ...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章节有错,我要报告! | 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我要推荐